查看: 256|回复: 6

[缘创诗会] 海南行吟(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13 16:55:1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海南行吟(二)
文/赵华奎

《再登铜鼓岭》

一架铜鼓,被仙人置于南海之滨
仙人睡去了,铜鼓不眠
早年的香火、经词和鼓音,海已烂熟于心

山岭躬起蜿蜒之脊,峭石嶙峋
托举着一条条崎岖的山道,像泥土间
蛰伏的蚯蚓,正在蚕食每一只脚印

经历了大海无数次教诲
海风还是不明事理,执意从一个方向吹
它只坚信,东方
既是太阳的出生地,也是它的发祥地

立于岭头,人若草瘦
各自挺着一粒或黑或白的头颅
在海天之间瞰视自己,曾经抚过的蓝波

有一个人无休止地走
那便是在万丛浓绿中寻觅鼓音的我

《在石头公园观石听海》

是乱石戏水,还是水戏乱石
你听听海风炮珠似的话语就够了
是人落园间,还是园落人间
你看看海上浩淼的烟波就够了

无需分辩或撇清什么。生命本身就像大海
或宁静或燥动,或起升或下沉
许许多多往来之人,犹若过竞的千帆
总会留下蛛丝马迹,标识自己的人生

在文城海岸,我站立成一块灰白的礁岩
与围坐于我身边的那些石头
都在俯首侧耳,细听大海娓娓叙述
任它称量我们的体重,刷洗我们的肌肤

天高远,海壮阔,白云若帆
激情的海水
正替我们拆除心间的一道道栅栏

《礁上歌者》

将天色呈交给大海,将大海托付给此生
将此生系于千座岛礁上,守望或倾听
感性之潮,漫延百万平方公里

海与天,都具有不可预知的两面性
一面天使,一面恶魔
取决于一场风云的来去之势

礁上歌者,那些顶着自己姓名的人
一手挚举天使的名片
一手摁紧恶魔的命脉
也能从浩淼烟波中提取出粒粒音符
谱成优美的旋律,倚海而奏,向天而歌

高低起伏的节奏间
会有鸥鸟伴舞,会有鱼群逐流
会有擅解情扣的海风,一遍遍讲述什么

而当夜深灯熄,当尘世落入梦境
孤鸣的海水,再也剥不出一句回应
发表于 2018-2-13 21:13:29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欣赏,晚上好
发表于 2018-2-14 03:54:4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一个人无休止地走 那便是在万丛浓绿中寻觅鼓音的我
发表于 2018-2-14 03:55:3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天高远,海壮阔,白云若帆 激情的海水 正替我们拆除心间的一道道栅栏
发表于 2018-2-14 03:56:4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也能从浩淼烟波中提取出粒粒音符 谱成优美的旋律,倚海而奏,向天而歌  高
发表于 2018-2-14 03:57:4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眼睛看到的都是诗,诗的使命让你踏遍每个想去的地方
发表于 2018-2-14 03:58:4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诗的使命,让你踏遍每个想去的地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缘文化 ( ICP11006357 34072202000116

GMT+8, 2018-10-20 23:43 , Processed in 0.051276 second(s), 6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